立即打開
新冠之戰中,它和疫苗一樣重要

新冠之戰中,它和疫苗一樣重要

岳巍 2021年03月26日
疫苗是盾牌與掩體的話,藥物療法就是匕首和長矛。

這個星期,疫苗仍舊是與新冠病毒疫情相關的新聞中最受關注的內容,無論是歐盟阻止疫苗“走出歐洲”,還是拜登驕傲地宣布將“百日目標”上調至原計劃的一倍,即由接種一億劑提高到接種兩億劑。

這些新聞都很重要,但是在與阿斯利康疫苗的風波相比較時,就只能充當陪襯角色。

阿斯利康疫苗早早開始研發,迅速進入臨床試驗,但因為其試驗設計及數據統計的瑕疵,盡管曾經被寄予厚望,在現實中卻不斷遭遇質疑。

盡管歐洲和美國的衛生管理機構都認為阿斯利康的疫苗是安全有效的,但是因為其在美國進行的臨床試驗數據被認為是“過時”的,最后阿斯利康補充了最新的數據,并最終下調了這一試驗結果中有效率的數值。

人們關注阿斯利康疫苗,是因為疫苗作為終結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終極武器,已經成為政治、科學以及社會各界的主流共識,在這一共識指導下,人們對疫苗的研發、生產、接種,以及接種的后果必然產生最大的關注。

而對那些已經罹患,或者未來也有可能罹患新冠病毒病的人來說,除了事先接種疫苗來防止出現重癥之外,接受藥物治療,盡快痊愈,是人類與新冠病毒之戰的另一條戰線。

對感染者來說,藥物療法看起來更重要。但是,就在這個星期,制藥巨頭們在新冠病毒藥物研發方面的好消息,被疫苗相關新聞淹沒了。

3月23日,星期二,瑞士羅氏制藥公司宣布與美國再生元制藥公司合作研發的應對新冠病毒的抗體雞尾酒療法三期臨床試驗結束。

羅氏說,由casirivimab和imdevimab兩種單株抗體組成的實驗性抗體雞尾酒療法,能夠將新冠病毒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70%,同時緩解新冠癥狀持續時間——從14天減少到10天,并且對那些無法住院的患者也有同樣的效果。事實上,2020年11月,這一療法就獲得了FDA授予的緊急使用許可,并在特朗普感染新冠后的治療中發揮作用。

同一天,本次疫苗競爭中的勝利者之一輝瑞公司宣布,已經開始在美國進行針對新冠病毒的口服抗病毒藥物的早期試驗。輝瑞的候選產品PF-07321332是一種蛋白酶抑制劑,可防止病毒在細胞中復制。

輝瑞透露它于此之外,同時還在開展一項對新冠病毒病住院患者給與靜脈注射抗病毒藥物的早期試驗。輝瑞首席醫療官米凱爾·多爾斯滕說,(口服和靜脈注射)這兩個候選藥物,作為疫苗的補充,有可能創造一個端到端治療范式。

輝瑞的這兩個藥物被視為羅氏所研發新冠病毒治療藥物的競爭者。這一領域的另一個競爭者是默沙東公司。

作為世界領先的疫苗生產商之一,默沙東公司用四年時間研發了一款腮腺炎疫苗,推出了首款獲得美國監管機構批準的埃博拉疫苗,還推出了首款旨在預防宮頸癌的疫苗。這些創紀錄的成就,并不能天然成為它在新冠病毒疫苗開發中的優勢。今年1月末,默沙東公司終止了它的新冠病毒疫苗開發工作,因為其兩款候選疫苗誘導出的免疫應答不如已經推出的疫苗那么強,比如輝瑞/BioNTech和Moderna疫苗。

不過默沙東公司選擇專注于研究治療新冠肺炎的兩種潛在藥物,因為它“堅定致力于為全球抗疫努力做出貢獻,致力于減輕這場大流行給患者、醫療體系和社會帶來的負擔”。

除了研究名為“MK-711”的口服新冠藥物(2021年1月默沙東公司說,早期臨床試驗顯示,MK-711可使中度到重度新冠病毒病住院患者死亡或出現呼吸道問題的風險降低50%以上),默沙東公司還與美國里奇巴克生物醫藥公司(Ridgeback Bio)合作開發的被命名為“莫那比拉韋”的藥物,已經進入II/III期臨床試驗階段。

正如米凱爾·多爾斯滕所說的“應對新冠大流行既需要通過疫苗進行預防,又需要對感染病毒的人進行針對性治療。疫苗是盾牌與掩體的話,藥物療法就是匕首和長矛。后者與已經侵入人體的病毒進行戰斗,將它們禁錮、殺死或驅逐。

現在疫苗戰線已經勝利在望,接下來,就要看藥物研發的了。(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a在线视频播放观看免费观看_亚洲av有码在线观看_一色屋精品视频在线观看